创造者的日程 ,经理人的日程 (转)

转自 Apple4.us;文:Paul Graham;原文链接;译:王凯;校:张亮

程序员极度讨厌会议的原因之一,是他们的日程安排跟别人不一样。开会对他们的消耗比对普通人更多。

日程安排有两种,我把它们叫做经理人日程和创造者的日程。经理人日程属于老板。具体体现在传统的记事簿里,每天都以小时为单位。如果需要,你可以一连几个小时来完成某项工作,但默认的情况是,每个钟头都有不同的事情等着你。

如果时间被如此安排,要跟某人碰头就不是个问题。你只需在日程安排中找个空档儿,预订好,搞定。

多数大人物采用经理人的日程。这是指挥官的时间表。但程序员,作家这类创造事物的人,普遍采用的是另一种日程安排。他们更倾向于以至少半天时间为单位。一小时你写不出什么好文章或是代码。刚够起个头的。

当你身在创造者的日程中,会议就像一场灾难。一个会就毁了整个下午:分成两段儿的时间都琐碎到不能推进任何需要状态的事情。再说你脑力里还得想着去赴约。对那些按照经理人日程安排的人来说,这就算不上什么问题了。反正下一个小时总要做点别的什么事;唯一的问题是做什么。但如果按创造者的日程安排的人有会时,他们就得惦记着。

对于按照创造者的日程做事的人来说,会议就像引发异常机制(throw an exception),它不只让你进行任务间的切换,还改变了你的工作模式。

我发觉会议有时能影响一整天。会议一般至少消耗半天——要么上午、要么下午,总有一个被腰斩。此外,还常常有连锁反应。如果知道下午的时间要泡汤了,那么早上我就不太可能满怀抱负地开始干点什么。这听上去可能显得矫情,但如果你也是一名创造者,不妨想想是否如此。当你想到这一整天的时间可以用来工作,没人打扰你,你不会情绪高涨么?恩,那就意味着相反的情况会让你的情绪同样地受到负面影响。雄心万丈的项目通常也达到了你能力的极限,士气上的折损已经足够让它完蛋。

两种日程各行其是。当彼此相遇的时候问题就来了。由于许多大人物都是按经理人日程安排的,如果需要,所有人都得按照他们的频率共鸣。但更聪明的人会克制自己,假如他们知道为自己卖命的这些人需要大块的时间来投入工作。

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几乎所有投资人,包括所有我认识的VC,都是经理人的日程安排。但是Y combinator按照创造者的日程工作。Rtm和Trevor和我全是这样,因为我们一直都是创造者,Jessica也不例外,大部分是因为她要跟我们保持一致。

如果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出现那我一点儿也不会奇怪。就像几十年前他们能够拒绝将牛仔裤换成西装,我怀疑创始人们也许逐渐能够抵制,或至少推迟,向经理人的方向转变。

我们是如何建议众多新公司采用创造者的日程的呢?以办公时间这一经典概念在创造者的框架内冒充经理人的日程。每周我会留出几大块时间来接待我们的被投资人。这部分时间是在我工作日的末尾,我写了一个程序来确保一个时间范围内的会议可以被安排到一起。因为创业者们在工作结束时来访,所以不会打断我什么(除非他们的下班时间也跟我一样,我们的见面可能会妨碍他们的工作,但他们总会有求而来)。在繁忙的时段里,办公时间往往长得把一整天都占满了,但从没有人半路打扰。

1990年代,当我们创业时,我试出了另一种划分时间的窍门。我基本每天从晚饭开始编程直到凌晨三点,因为没人能在晚上打扰我。然后我睡到中午11点,然后上班去做被我称为「生意上的事」,直到晚餐。我从没想过,但实际上我每天都有两个工作日:一个是经理人的,另一个是创造者的。

身在经理人日程上你可以做创造者的日程中所不想做的事:你可以没有目的地跟某人见面。可以跟别人小聚只为增进彼此的了解。如果日程里有空档儿,为什么不呢?这也许会变成你帮助别人的机会。

硅谷的商务人士(在这件事上,其实全世界都一样)总是有缺乏目的性的会面。如果你有经理人的日程安排,那他们就有相当多的空闲。这在他们中间很普遍,所以有独特的语言来建议他们:比如说你想去「喝杯咖啡。」

但如果你按照创造者的日程,这种会面方式的代价就太可怕了。好像要把我们捆起来。每个人都假设,像其他投资者,我们在用着经理人的日程安排。所以他们介绍我们认识一些他们觉得我们应该见一面的人,或者给我们发封邮件提议喝杯咖啡。这时我们有两个选择,但没有一个是上选:我们去见面,放弃半天的工作时间;或者我们尝试拒绝见面,很可能会冒犯到对方。

直到最近我们心里还不清楚问题的来源。我们就想当然地认为我们如果不放弃原有的安排就得去冒犯别人。但我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许还有第三种选择:写点东西来解释一下两种不同的日程。如果两者的冲突开始受到广泛理解,最终问题可能稍稍得以解决。

我们这些创造者的日程上的人愿意妥协。我们知道总得开几次会议。我们只要求让经理人日程中的他们明白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