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那些人儿

缘起:记忆是不可靠的。7月底玩了一次长途骑行,原本以为这样一段经历,会让我觉得刻骨铭心一辈子不忘。结果,最先被忘记的是沿途的风景,然后是经历的那些有趣的事情。好在当印象最深刻时我写了一些文字,现在回过头去看,才能回忆起当时的那些事情,就忍不住咯咯地笑。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因为曾做了两年半的 Indigo 数码印刷机设备工程师,我带过不少操机员,乘着自己还残存一点点关于他们的记忆,我打算试着把他们一一记录下来。他们都是普通人,甚至在大多数人眼中,有的人都还是孩子,但他们却深深影响了我,让我对周围的一切理解更深,跟他们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只担心寥寥数笔无法完整记录,我只想写一点点关于他们性格侧面的东西。

先介绍一下自己当时的背景吧,Indigo 的数码印刷机价格接近6百万,体积庞大,是一种很复杂的大型生产型设备,对操作人员要求很高。公司每卖出一台设备,都会跟客户签订一份现场服务协议,由公司派出一名工程师呆在客户现场半年到一年,指导并培训客户的操作员能正常操作并排除一些常见的设备故障。实际上,公司机器卖得不错,但是人员不足,于是我们经常需要想办法尽早脱离现场,好腾出时间人手去服务新的客户,培训进度压力就落在了现场工程师的身上。

上海宝山区”柯达快印“的大何和小何。大何和小何来自同一个村子,是老板娘的同乡。先说大何,消瘦,个子不高,小伙子很帅,很精干,充满活力。记得那个时候我刚刚毕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但我的任务却是培训他!大何大我一岁(好像,反正比我略大),有超过5年的传统印刷从业经验,在底层摸爬滚打历练下,成熟,为人处事老练,踏实肯干,喜欢思考如何将工作干得更好。不过大何性子有点急躁,看不惯别人做事慢慢吞吞的,自己手上的活总是干得很利索。比如一台大型裁纸机如果要换刀,一般人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把刀头拆下来,换装新的,校正。如果换作是大何,他会在吃饭前一个小时就搞定,然后利用中饭后休息的时间,骑着摩托车把换下的刀送到去磨好在带回来放着备用。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这么赶?他这样回答的:“万一下午一干活,不注意裁到一个钉书针,刀子出了豁口,而旧刀还没有磨,送去磨在拿回来换得要多长时间呀!”。那个时候我工作经验有限,培训大何很勉强,他看出我的稚嫩,但他没有表示出丝毫的不屑,反而对我特别敬重,见面就不停的喊“吕工!吕工!”。大何对我很好并不在表面,我一直被他那种发自内心对人热忱感染。大何领悟能力很强,我们两个更像是是互相促进,共同学习。因为大何传统印刷的经验丰富,加上我家人的印刷背景,自己的印刷技术专业,所以我们之间共同语言非常多,没活的时候我们可以聊得没完没了,而且我们两个常常能举一反三,因此彼此进步都很快。虽然在宝山我只工作了半年,但在那里积累的东西,完全是我们两个共同拥有的,不分彼此。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当我已经下班,回到市区的家里,或者半夜时分,机器突然坏了,宝山老板的电话过来求助时,我将事情转给大何,而完全没有考虑大何第二天一大早还要上班。大何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除了解决机器问题,还会帮我分担压力,不让老板将机器故障产生的影响迁怒到我身上,迁怒到我的公司。那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放权,记得半夜时分,大何对自己的判断没有把握时,电话给我,我总是会说:“我跟你想得一样,那个地方你就大胆动吧,出了问题算我的,放心”。而大何则会很小心谨慎,我知道他并不是担心会把机器弄坏,而是担心给我造成麻烦。后来我因为工作原因要离开了宝山去到别处,大何仍然时不时的在QQ上跟我联系,从未中断。后来大何离开了宝山的公司,到别处某出路,他告诉我他干得很好,在后来他结婚了,并有了小孩,并很开心的跟我说他的故事,坚持要我到他那里去做客。

小何真的很小,才16岁。高中没有读完,就被带出来工作了。因为年纪小,所以大家都很照顾他,但是小何个性很坚强,很独立。还有一点点忧郁,话不多,小何和大何两个人关系不错,小何是大何看着长大的,所以同村相互照应也是人之常情。小何起初并不会主动接近我,遇到问题不吭声,我急了,于是他不管做任何事情我都盯着他,并不停的问“你准备干嘛?”,其实我只是要确认他的动作,而小何确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很不自在。大何小何两个人在机房翻班工作,理论上有半天他们两个都在。起初我跟大何的话最多,小何则站在一旁默默的听,大何在我不再的时候会单独培训小何,于是我并没有在意小何的感受。慢慢的,当没有活的时我跟大何开始海阔天空,小何干脆就离开机房到其他地方去了。一段时间后,我明显感觉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开始在工作之外,积极找话题去跟小何交流,慢慢的关系开始缓和了一点,不过小何依然很沉默,话很少。如果拿大何作为标杆,小何的工作勉强只能算是及格,问题是小何看起来没有什么干劲,不像大何那样对自己高标准,高要求。我后来找到客户老板反映情况,老板听完我的意见后,也没有表态。那个时候的我处事经验尚浅,不懂得要去挖掘表面之下的事情。其实小何心底很善良,勤奋不偷懒,只是他不善于表达,记得一次因为加班维修机器,过晚饭时间,维修结束后小何执意要带我去吃饭。其实吃的就是快餐盒饭,那个时候,客户方如果请工程师吃饭,总是很腐败。我理解小何想私人请我吃一顿饭,但是却囊中羞涩,我一点不介意,反而很开心,很轻松的跟小何聊这聊那,气氛调节得很好,我想小何应该是很开心的,至少他表现出来比平时更轻松。后来没有过两天,小何离开了公司,没有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那个时期小何的母亲病危,并在那几天过世了。

杭州真彩的阿健小徐,杭州真彩也是一家快印店,店面很大,位置在杭州的天目山路教工路路口,我在那里度过了11个月,从初春到寒冬。先说小徐,小徐个头小小的,嗓门却很大,事情从不放在心里,遇到不爽会马上喊出来,而不是用说的。个性中有一点点好打抱不平,很耿直,容不得半点不公正,呵呵。那时小徐应该20岁的样子,我23。小徐的阅历一点都不少,甚至让那个时候的我感到惊叹,他在十几岁就到云南他的一个叔叔那里,做了三年的打字文印,后来在杭州机电市场棒一个朋友卖阀门卖了很久。小徐经常跟我讲起这段故事,文印店在一个学校门口,那里是贫困县,他经常看到那些小学生们中午的时候,用到附近山上找柴禾,垒三块转头生火给自己做中饭吃等等。杭州的客户都不容易对付,因为你代表公司利益,跟客户方的利益是对立的,小徐必须站在客户那一边,为自己的老板争取利益。所以开始我们相处并不算很融洽,有种剑拔弩张的感觉。后来慢慢熟悉了小徐的性格特点后,我找到了突破口,因为小徐的性格特点如此鲜明,你只要稍微激将一点点,小徐就会上套,哈哈。其实我本意并不坏,只是凭空设定一些目标和参照,比如,杭州另外一家我同事负责的客户他们怎么怎么干,他们的操机员如何如何了得,他们的业绩如何厉害云云,小徐听罢总是义愤填膺,会立即扬言立誓一定要超过他们,这个时候,我提出的任何意见他都会立即接受并加倍做到。比如我要求一周一次设备周维护,小徐他三四天就会来一次。小徐从来对待客户,对待自己的工作都认真到无以复加。非常注重承诺,客户的事情,公司的事情,我的事情只要他有能力,当作是自己的事情不遗余力。是小徐教会了我什么叫做敬业,什么叫做负责。我可以说,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比小徐还敬业有责任心的操机员。听说后来小徐当上了杭州真彩新店的店长。

阿健跟我同龄,总是带着一副很大的眼镜,杭州萧山人。方脸庞,身上那种南方人的气质特别明显。阿健是最早一批跟着老板从小作坊开始打拼的员工。这么多年不离不弃,帮助真彩老板将生意发展壮大,功不可没,所以阿健是事实上的这家店面的店长,只不过委身机房跟我学习操作而已。刚刚到真彩时,就有同事警告我要小心处理跟阿健的关系,因为他就代表了对方老板,而对方老板很不省油。其实一直到最后离开,我都没有跟阿健红过脸,相反我们相处融洽。阿健其实很随和,没有任何架子,为人处事老成,绝不轻易对任何人发火或者伤害他人。刚开始,阿健就告诉我他牵扯上了一个官司,是骑助动车不注意撞上一个卖水果的妇女,结果对方找了很多人作证,起诉他并狠狠敲诈了他一笔。对此事我们一开始都表示出同情,但是架不住他祥林嫂一般一遍又一遍的牢骚,大家就开始不积口德嘲讽他了,阿健丝毫不在意,反而慢慢成了我们工作中的开心果,调节忙碌紧张的工作气氛。经典笑话不计其数,总是弄得让大家笑得前仰后翻。而他自己呢,不管何时对人都是笑脸相迎,我后来只要看见他就忍不住想笑。阿健的另外一面是纯熟的业务能力,从前台到后道工序,各项工作他无一不精,着实找不出另外一个人在某个方面比他更好,包括机房的工作,他是真的用心下了功夫的。经常看到他除了忙机房的工作之外,还得帮助其他岗位上的人解决各种问题,很累,但阿健还是尽量做好,不忙的时候,如果老板刚好不再,阿健会关上机房的门,给我发发牢骚,呵呵。大概我在真彩工作5个月之后,阿健得了个儿子,当上了爸爸。具体细节是阿健搞定了真彩国货路店的那个女店长(好像记得叫小夏,我只见过一面,印象还不错),于是对方意外怀孕了,于是奉子成婚。于是他跟他的老婆都在一个老板手下混饭吃,全家的生计绑在在了老板的裤腰带上,就对任何事敢怒不敢言了,干什么活都任劳任怨。想到阿健,我就想到那种能隐忍,将性格深藏,处事随和不伤和气,却事事小心谨慎并提心吊胆的人。后来阿健一直在那个店,还是实际上的店长,管理着店里的方方面面。

南京博艺的小汤,小于,还有南京千面的小吴。小汤年纪很小,大概17,18岁的样子,个子倒是很高,有一米八左右,很帅很可爱,头发疏得油光发亮,总是喜欢穿一些稀奇古怪的衣服,给人一种很cool,很前卫的感觉,其实就是臭美啦。给我留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汤喜欢耍酷,贪玩,人很聪明,但是小聪明更多。那个时候博艺刚刚起步,业务很不规范,基本上客户一多,大家就开始手忙脚乱起来,小汤从来都不紧不慢,因为在复杂的事情到了他那里,都会变得很有条理,脑子好使所以干起活来就轻松,所以反而越是忙碌,前台后道越是得围着他转,他成了大家的发动机。因为小汤太聪明,我从来都不需要多费唇舌,他就欣然领悟,这让我轻松不少,剩下的时间,就乐得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考虑离开数码印刷行业,所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自学软件方面的知识)。小汤有多聪明呢?我那时有个Palm的M500,是一种早期老式的黑白掌上PDA,上面又一个宝石连连看的游戏,相当受欢迎,店里那些女孩子没有事的时候就会找我借PDA闯关。这时,小汤出马了!在一个创纪录忙碌的一天,他可以边工作边玩PDA,顺便留下500多万的分数记录。之前的最高记录是我在杭州创造的,一个晚上玩到130多万,半年无人能破。小汤还有个特点是喜欢卖弄吸引女孩子注意,呵呵,男孩子嘛,不过小汤其实是很腼腆,很害羞的。他发起了一次活动组织大家都去一个旱冰场玩,男男女女十几号人,当然也包括我,但是大半天一直到结束,他都没有勇气去牵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手,一直拉着我滑来滑去,我想我也是被他影响到了,我到现在也没有勇气去牵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手,唉 :-(

小于比我大一岁,个子不高,是那种一看就相貌忠良,踏实可靠的那种人。不过小于有一点木纳,不太活泼,而且思想非常传统(保守)。培训小于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因为他总也学不会,而我此时对培训工作得心应手,所以教东西也图快,没有了以前的耐心。不过碰上了小于,让我有苦难言,只好教一遍又一遍。小于没有那种灵性,你一点他就通了,你需要将所有东西完整和盘托出,他按部就班的才能接受,从不不思考前后的关联。可是我无法将所有的特殊情况一次性全部掏干净,情况就变成了一遇到特殊问题,小于就郁闷,然后喊我出来。久而久之,小于的积极性被严重打击了。没有事的时候,小于喜欢在机房给我抱怨工资,抱怨机器上的油墨,图像油对身体的损害等等。其实,机房外面的小姑娘中,有小于很看对眼的一个(这家公司最特色的地方就是老板特别年轻,特别喜欢招聘同样数量的男女员工,于是公司文化就变成了忙时工作,闲时谈恋爱,全公司一对一对的,老板说这样员工更稳定,无语~),我在机房都看的出来,可是小于总是羞于表达,好几次我问小于,要不要我帮你给说说?小于立即会满脸通红,高声叫嚷着让我饶了他什么的。小于酒量不错,把我喝怕了,喝了酒之后,牢骚更多,真性情的人就是这样,虽然工作不出彩,但也是兢兢业业。对我非常尊重,每天给我端茶倒水的,总是让我难为情。后来离开了南京,三年后故地重游拜访南京博艺时,问及小于的近况,老板说最终小于还是嫌工资太低离开了公司,后面就有点惨的,一次骑车被撞了,腿一瘸一拐的,跟对方打官司赔偿,找到这个老板,帮着给请了个好律师,再后来就不知道了。祝小于好运。

南京千面的小吴不是我带的操机员,是同事带的,不过还是要提他,因为小吴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小吴大我七八岁,在小吴面前我仍然显得稚嫩。不过我叫他小吴,他叫我吕工,在心里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我比他高一等,小吴是我的良师益友。小吴在公司人缘极好,深得老板赏识同事信任,公司里面不管大事小事都是找小吴商量,而且小吴办事特别沉稳,懂得替他人着想,有一颗真挚善良的心,非常难能可贵。其实小吴到南京打工满苦的,他很早就结婚了,也早早就有了个儿子,而且在他的家乡他是一个村办学校的初中老师,他的老婆是那个学校的小学老师。因为收入微薄,所以离职到南京打工,一切都是为了家人能够过得更好,却必须忍受长期两地分居的痛苦。天道酬勤,他的勤奋最终是有回报的,因为小吴的努力,他在公司的收入比我高多了(也说明那时公司对我多么抠门)。小吴生活非常简朴,想都不用想他每个月都把钱寄给谁。跟他聊天时,总是能得到一些千面幕后的消息,也方便我们开展客户关系工作,于是当小吴租得房子到期时,我跟同事一致蛊惑小吴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从此,家里多了一个烧菜高手,除了厨艺长进不少,还多了一个情报工作者,让我们的客户关系工作有得放失,多次被领导嘉奖,从此我明白了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一个人背景离乡在外工作很苦,所以他身上处处体现出那种坚韧,那种努力向上,努力打拼的精神,工作上,生活上,包括照顾我们,从不马虎。现在想想,当初承蒙他的照顾,亏欠他的满多的,后来,北大方正成了我们公司的竞争对手,也开始做同样设备的售后服务工作,小吴经过不懈努力,成为方正在华东地区的技术总负责人。还是那句话,天道酬勤。

西安维正的小张,西安维正有三个操机员,但是只有这一个是我最想要记住的。小张生的白白净净,刚刚高中毕业,没有上大学,确看上去一脸书生气。所有操机员中,我认为唯有他跟我臭味相投,总给人一种很老实,有点苯苯的感觉,但为人正直,不愿也不屑那些人情世故上的东西,总是真诚待人,及重友谊。外表温润如玉确内心原则性极强,不容易受人蛊惑,却也听得进他人的劝告,努力上进,提高自己,很积极,很健康的那种类型。我看到他就像是看到年轻版小一号的自己,呵呵。我特别愿意教他,小张学东西很踏实,很短的时间就把工作干得有声有色。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出现:当一个活件来了,小张如果自己能搞定的总是想要自己搞定,不让他人插手,那是因为对自己有信心。其他人没有自己认真,不如自己细心,没有自己有耐性肯付出。做事情说道做到,坐言起行,从头到尾决不马虎。一段时间后小张成了机房的大拿,还仍然保持谦逊的态度,这博得了所有人的信任,由于大家的信任,无形中给小张带来了压力,责任心驱使,他必须继续孜孜不倦的寻求更多的方式提高自己,设备掌握就更加纯熟了。我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我离开了西安,小张则到了北京,阴差阳错的找了份房地产销售的工作,我告诉过他,你要保持你所有这些性格上的优点,可能开始会吃亏一点但是不必介意,长期来看,这种性格会让你得到更大的实惠。果不其然,因为踏实可靠,小张深得房地产大老板信任,成了老总秘书,于是总是在QQ上给我抱怨,虽然有一份不错的收入,可是每天应酬胡吃海喝陪客户一点也不开心。

苏州时代小阳,小阳原来复姓欧阳,后因故改成单字阳。个子不高,也是大我4~5岁的样子。小阳做这一行时间不短了,可以这么说,他开始作这一行的时候,我们公司华东区最老资历的工程师,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面窝着呢。大概有6~7年经验的样子吧,从初代设备一直做到第三代。因为资历老,他跟我们公司绝大多数老工程师都非常熟识,公司高层都知道他,反而是我这样的公司新人他不熟。于是当我动身去苏州的时候,老同事就告诉我,那里有小阳呢,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这句话有两层含义,就是说在关系层面上,你不用担心,小阳一定会给足你面子,在技术层面上,你也不用担心,小阳什么都经历过,老厉害了。的确,第一次见面就留下了很深很好的印象,小阳待我如贵客,技能水平不在我之下。之后相处非常顺利,几次大的故障,我跟小阳合作无间,问题被一一排除,小阳在公司非常有威信,但是他总是把我推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教育其他人跟我学习,我只能暗自惭愧。小阳是所有我接触过的操机员中唯一不需要我教授任何知识的人,我很奇怪为什么有如此能力的人仍然要蜗居在此处,外面的世界很是广阔呀。后来才发现,小阳有个特点,就是不敢跟老板说话,甚至面对老板四目相视都害怕。经常是机房发生过什么事情,他只敢说好得,不敢提意见。所以很多事他更希望我来跟他们老板说。我知道他们老板也能察觉到小阳的这种性格,然后将小阳牢牢的拿捏在自己的手掌中,叹。后来我分析,小阳平时并不缺胆量,心思很缜密,可是因为家庭,老婆,小孩,房子的压力,有点压抑,这是一种求稳,不敢闯的性格。特别能理解他了,唉。

写了这么多,其实精采的故事都没有写,全部丢进记忆最深处吧,如果偶尔能回忆起,仍然会让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投身软件行业后,以后能跟这些我带过的操机员的生活轨迹产生交集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今天跟一个朋友聊天,聊到探讨是否相信命运这个话题,问我你相信命运么?我答曰“不信,因为每次我尝试信任命运时,他就总是开我的玩笑”。

昨日场景(其实是前日场景,昨天写好今天修改了下才发文)

  • 发现原来的皮带上小洞洞不够用了,出门找修鞋师傅给多打出两个小洞洞,瘦了不少啊 ;-)
  • 楼下一个卖飞鸽自行车的师傅,将我的捷安特大拆,捆扎,打包,封装进一个飞鸽的盒子里,末了跟我收10块钱,太厚道了。
  • 下午5点出门,7点不到到达青岛流亭机场接元一,被告知还未上飞机,飞机被延误了,春秋航空的时间安排相当不靠谱。
  • 先到青岛市南区济宁路31号国际青年旅舍拿下两个床位,旅馆位置相当好,毗邻胶州路中山路,绝对的市中心,靠近百盛,基督教堂,王姐烧烤,即墨小商品批发市场,韩国商城,市场三路海鲜干货市场,顺便徒步20分钟到栈桥观赏夜景,赞!
  • 元一11点半才到,附近找了个海鲜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到半夜,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