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调·乔牌儿

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 吉藏凶,凶藏吉,富贵那能长富贵? 日盈昃,月满亏蚀。 地下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 展放愁眉,休争闲气。 今日容颜,老于昨日。 古往今来,尽须如此。 管他贤的愚的,贫的和富的。 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 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 百岁光阴,七十者稀。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Update:

这首词是关汉卿的《双调·乔牌儿》,经过一番搜索,发现就是原版,非删节修改过。这首词道出了许多人生哲理,意境深邃,不管读多少遍,总能触动一些思绪,但又感觉有些似懂和懵懂...

这首词曾经出现在金庸笔下《倚天屠龙记》中,当张无忌和小昭被困光明顶地道中,走投无路,直面死亡得困境时,小昭为张无忌吟唱的那一曲,就是这首词。记忆中最喜欢得《倚天屠龙记》是马景涛的TV版,但是小昭唱的绝不是这段词。现在知道了,原来是TV版中这一曲,就是当年风靡一时的辛晓琪的《俩俩相忘》,并收录在《领悟》这张专辑中。

拈朵微笑的花 想一番人世变换 到头来 输赢有何妨
日与月互消长 富与贵难久长 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 看一段人世风光 谁不是 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 恩怨难计算 昨日非今日该忘
浪滔滔 人渺渺 青春鸟 飞去了 纵然是千古风流浪里摇
风潇潇 人渺渺 快意刀 山中草 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摇

改版真的很巧妙,将人生恩怨,侠骨柔肠,爱恨情仇全都交织在这首词中。原版改版我都很喜欢。但是却引出了我的两个疑惑,第一是这首词的作者,是怎么样写出这么细腻传神的词。第二是这首词的名字,为什么叫做《俩俩相忘》。

词作者万曼婷我找不到她的任何资料,能找到的,仅仅是她的一些其他作品。万曼婷于我而言重要么?也许并不重要,但是至少我记住了她,记住了她这首凄美的词。

“俩俩相忘”应该出自庄子的名句,被后人美名的“相濡以沫”。“相濡以沫”用于赞美厮守一生的忠贞爱情,即使在泉水干涸后,两条鱼依然紧紧依偎,互相用嘴里仅剩的一点点水来互相润湿对方的身体...但其实这是后入谬解了庄子本意,其实应该是“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选择旦夕之间的相互依存,还是选择相互忘却,各自在各自的江湖寻找各自的幸福呢?

旦夕间,相濡以沫也许容易,但朝夕相处却很难。如果爱太难,不如放手,让彼此重获自由,去追寻各自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