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Memory of Zigzag Chen

original

撤下了上一篇寻找陈智杰的博客,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你,谁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跟你已是天人两隔。

智杰,跟你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但是从未谋面。不过在网上我们聊的不少,你跟我聊起来感觉特别投缘,让我坚信你是一个值得信赖,有责任感,值得托付的人。原本计划在RubyConfChina 2010期间,公司的全部中国同事可以齐聚上海,我就能跟你见上一面,我已经开始设想我们两会一见如故,甚至都开始计划上海聚会之后我可以去珠海,去跟你消磨上一段好时光,那一定会非常开心...我在也没有这个机会。

智杰,从那天之后,每天早晚都给你的家人电话,自己虽然心急,但在电话中一直安慰你的家人,没有你的消息就是好消息,我一直坚信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智杰,你有点自私,你不知道你的父母,你的妹妹是多么的爱你,多少次在电话那头,你的父亲哭到不成人声,你知道你的父母生养你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把你培养成如此优秀,如此出类拔萃有多难?大家都很爱你,都为失去你感到难过,但是谁又能比你的家人更难过,更痛心?

智杰,你知道当大家得知你的事情后有多么的焦急?同事们在聊天室里一直在讨论如何找到你,帮助你,我们动用所有网络上能动用的资源,facebook上,twitter上,国内各个社交网络,一轮又一轮的消息都为了寻找你,大家都在尝试各种方式搜救你,当听说当地警力没有尽全力时,我们甚至尝试从外交途径上给予压力。那几天,大家的心全部系在你身上,我想让你知道,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智杰,你比我大一岁,我可以喊你大哥。你还那么年轻,你甚至还未走到生命中那最光辉灿烂的时候,你前面的道路一片光明,那是一条用五彩斑斓的彩虹铺就而成,路上有我们一干兄弟陪伴,我们共同努力,一起做我们共同热爱的事情,我们结伴共同走向那彩虹之顶,那会是一段多么美妙的旅程,可你就这样离开,你于心何忍?

智杰,所有同事会为你的家人送上一束白色的玫瑰,代表我们对你的家人的慰问。如何能帮助你的家人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我们感到特别无力,我们会发起一个募捐活动,仅仅希望能尽一点绵薄之力。我们知道你热爱开源软件事业,为软件社区作出那么多贡献,我们打算以你的名义合作一个开源项目来纪念你。

智杰,在公司的blog上有一篇悼文来纪念你(http://intridea.com/2010/5/20/in-memory-of-zigzag-chen),我替你惋惜,为你痛心的话不愿再多说,不想让你以为我太矫情,希望你安息。这篇文字写起来心情很糟,此时萦绕在我心里的是陶渊明《挽歌》中的那四句,我把它送给你:

亲戚或余悲 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 托体同山阿